当前位置:首页 > 观后感 > 文章内容页

《亲爱的医生》影评

来源:爱文章网 日期:2019-12-07 18:05:01 分类:观后感 阅读: 次
《亲爱的医生》影评

  《亲爱的医生》影评(一):谎言与信任

  我想一定不是巧合,西川美和的三部电影里都各有一件直系主题的物件:它们是[蛇草莓]中最终让伦子目瞪口呆的同名物,[摇摆]中那座悲剧发生的吊桥,还有[亲爱的医生]中点亮黑夜的电筒笔。

  从处女作到奉上电影旬报年度最佳影片的七年,故事的发生地由[蛇草莓]的城市,过渡至[摇摆]中偶尔插入东京一角的家乡小镇,到了[亲爱的医生],画面总是被大片鲜绿的田地覆盖,实习医生相马驾驶的红色跑车成了唯一的城市标志。要说三部电影的共同点,除了西川作为女导演十分难得地运用自如的黑色幽默,自然还有危机、谎言和信任这三个关键词。

  [蛇草莓]中而立之年的伦子生活在父亲隐瞒失业与债务、母亲埋藏怨言与不幸的家庭中,而童年时期一次来自“蛇草莓”的阴影布下的多疑的种子,让她的平常心在面对改头换面回归家庭的“骗子”哥哥面前彻底崩溃。片中一笔巧妙的侧面描写,来自早先三年级的课堂上小女孩的一句“XX的妈妈真的没病吗?”,它让伦子的脸上第一次写满了作为武断与自欺者的尴尬。

  同样说手足之间的故事,[摇摆]以一场意外开题,让逃避成性的弟弟早川猛忍受不信任与自责的双重折磨。相对[蛇草莓]中点到即止、并未摊牌的兄妹对峙,[摇摆]中稔和猛在狱中两次对话的戏剧性转折,承担了影片相当的分量,也让稔最终毫不留情地击中了猛作为“杀人犯的弟弟”的软肋。

  又是一个三年后的[亲爱的医生],中和了[蛇草莓]前半段的恶趣味(突出表现为暴毙的爷爷从棺材中探出死不瞑目的脑袋)和[摇摆]的严肃(法庭上作为辩方律师的叔叔模拟案发现场和埋头窃喜,还是瞬间戳中了笑点),少不了江湖郎中的几次盲打误撞和笃信神医的愚昧村民插科打诨,却以伊野治颇具憨态的微笑和时有愣神的小眼睛,增添了一丝沉重的意味。与“冒牌医生”并肩工作的相马和大竹小姐在面对警方的责难时沉默以对,药品销售员小鲑和在大城市做医生的鸟饲律子却道出了事实的一部分:就像唱黑脸的警官处于本能搀扶假摔的小鲑一样,伊野治无本行医的初衷也许是金钱,三年半的坚守却是人性使然。而如果律子没有及时回乡探母,那位硬着头皮救死扶伤的庸医,可能是会陪母亲走到最后的人。

  如果忽略[蛇草莓]开篇周治整理衣装的情节,一家四口以痴呆的爷爷为中心的一顿早餐,是西川美和的第一个镜头。这个镜头从房间外对准餐桌,起始点介于全景和远景之间,接着慢慢推进至中景。类似的景别和推镜头也构成了[摇摆](稔入狱后猛与父亲和叔叔在家中发生不快的一餐饭)和[亲爱的医生](大竹接受询问一幕过后诊所忙碌的一个瞬间)中的重要元素。对推镜头的一次极致运用,来自[亲爱的医生]中警察与伊野母亲的一段通话,电话里警察持续的发问间,镜头从白色公寓楼房的全景推进至伊野家的阳台,一位白发母亲渐渐进入视线,镜头停止移动后似乎是惊诧地慢慢放下了握着电话的手。

  相较之下,[蛇草莓]的镜头运用整体较为常规,不得不提的是一家人与上门女婿吃饭时看似信手拈来的一段黑白慢动作镜头,其间甚至为五个人物轮流各做了一秒钟定格,想来是对这欢笑一幕的嘲讽。[摇摆]的高明之处,在于第二次探监时突然变换角度,将隔着玻璃的一对兄弟分置于镜头两侧,来暗示矛盾的产生和关系的破裂。而[亲爱的医生]中从暗黑处拍摄伊野把手伸进桌底缝隙寻找电筒笔,用拉镜头旁观冒牌医生骑车逃离的背影,是另外两个让我印象深刻的镜头。

  西川美和对于静物和细节特写的独到把握,从三部影片中也可会出。[蛇草莓]中有伦子想方设法要戳穿哥哥时那柱快要烧完的香,而教室鱼缸里的那条金鱼,到了[摇摆]里则成了餐桌上与猛沉默对视的死鱼眼睛。母亲葬礼餐上稔忙着息事宁人清扫饭菜,却未察觉身后打翻的酒杯暗暗造起另一场事端。而细节特写在[亲爱的医生]中的运用更为突出:独居老人家中孩子的蜡笔画、伊野突然停住的握筷的手、一只在诊断报告上打完滚又飞走的昆虫、律子翻出母亲丢弃的药盒后在水斗里融化的冰棍。与此同时影片中又出现了大量的远景镜头,这大概是属于西川美和的一种长短结合,如此一来,那个在远处停下摩托使劲挥舞白大褂的冒牌医生,更是在心中挥之不去了。

  第一次看西川美和的作品是四年前的[摇摆],直到昨天第三次看这部电影之前,我对它的印象是不如[亲爱的医生]和[蛇草莓]。在叙事结构方面,[蛇草莓]的角度是同一时空内两条故事线并行,葬礼前是A-一家四口的幸福生活,B-周治的骗钱经过,而葬礼后则是A-伦子被虚伪的男同事羞辱后抛弃,接着在伤心的回家路上听到那则消息,B-周治在家中就债务问题为筋疲力尽的父母出谋划策。[亲爱的医生]选择了非线性叙事,通过伊野治失踪前后的事件与调查的交错进行来还原真相。而医生与卖药的在诊所内讨价还价的情节被调查阶段小鲑与两位警察的对话一分为二,则更可看出结构的细致与考究。[摇摆]的叙事结构相比之下中庸许多,在影片的前半部分却也出现了A-猛和智惠子的床笫之欢,B-独自留守加油站的稔为卡车加油,这样微妙的平行叙述。

  [蛇草莓]中伦子走了一夜回到家,里屋的父母一觉睡醒,神秘的哥哥不知去向,最终蛇草莓的出现带给观众当头一棒。[亲爱的医生]的结尾处理很是花哨,先是站台上貌似伊野治的花衬衫男子在警察身边消失,又是最后在鸟饲太太的病床前再次出现的“护工”伊野治。[摇摆]最后香川照之嘴角上扬,同样是戛然而止,却可以说是三部影片中唯一没有留白的。

  影片几处以猛主观心理出发的声音设置,体现了西川美和在细节处理上的高明:与智惠子欢好过后时钟滴答声和女人切菜声的交替,渐渐没过叔叔来电质问的湍流声的幻觉,还有第一次庭审时耳边哥哥急促的气声。与这些加强的声效不同,[蛇草莓]在其最后的高潮处做了一次短暂的消音处理,让伦子在这段空白中断然拒绝哥哥的“谎言”,逃离了那片深藏着童年阴影的森林。

  《亲爱的医生》影评(二):乡村老医生的无奈与逃离

  这一部瑛太主演的电源《亲爱的医生》,竟然不是冲着他来,而是导演。

  在看过知日主编的是枝裕和特辑的时候,留意到了另一位导演,西川美和。

  被很多网友评为16年日本十佳的片单里,《永远的托词》赫然在列,导演也是西川美和。

  深爱是枝裕和的影像和叙事风格,这位女导演一定也要一视同仁。

  最先找来了她导演的这部《亲爱的医生》,拍摄的年代高清晰度概念还没有全面普及,高清的版本很难遇到,幸好在找到DVD画质的片源之后,还能碰上1080p画质的资源,实属难得。

  故事采用倒叙的结构。医生的失踪引来村民的围观,警察在四处打探时发现了在发现医生白大褂的草丛中寻找医生的瑛太。

  时光被拉回到瑛太的初来乍到时的光景。

  正统医学院毕业的瑛太跟着医生实习,见证了医生到处拯救命悬一线的村民起死回生的经历。

  学过医学,或者身边有亲戚朋友从事医学方面工作的朋友应该都知道,即使你是师从名校的医学院毕业生,在医院里,还是白纸一张。没有经过多年的实践打磨,没人会信任一位没有任何看病经历的高学历医生的。

  瑛太跟在老医生后面,也完全没有看破老医生隐藏在背后的无知。

  老医生离开家,独自来到偏僻的乡下,新环境带来的孤独感可想而知。幸好村民慢慢接受并认可了他。

  在陌生的环境下,爱情的存在,会成为一个人坚守某处的动力。在看病的过程中,医生对一位患有胃病独自一人留在家里的母亲产生了感情。母亲的女儿为了事业在外地工作很少回家探望,医生便成了唯一能在生活中照顾她的人。

  随着时间推移,医生发觉自身的医术没办法长久坚持下去,一次突发的病例让医生露出了马脚。一个很基本的医学常识连一个护士都知道,他却不知。为了填补知识上的空白,他也只有利用晚上睡前的时间翻看医学相关的书籍。这其中,就有一本和那位母亲的病情密切相关的书。

  而此前从死神手里救回的那些村民的性命,其实也都是巧合使然。

  慢慢地,他已无力应付村民们愈发复杂的病情,他想离开,又放不下将自己作为精神寄托的村民,更放不下患有胃癌的独守空房的母亲。

  直到,他下定决心不再承受这份不能承受之重,褪去代表医生身份的白色外衣,骑着摩托,驶向未知。在那里,他不再是医生,不再有数以百计的人的生与死落在肩上。而他,再次来到那名母亲身旁时,也不再是她的医生,而是离她最近的人。

  医生的表演,没有过多情感上的表达,更多是透过情节的推动带来的有关人性的展示。医生没有把无奈和痛苦写在脸上,面对无法掌控的场面也是笑眯眯地应对,但是这样一幅慈悲的面具之下,隐藏的痛苦与挣扎已然被观众深深感受到。换做是你,你也没法抛下这帮村民甩甩手大步离去吧,更何况,这帮村民中,有你更加挂念的人。

  在我看来,电影更像是一部爱情片,让医生隐藏身份留在村中的目的到最后,也只剩下放不下的那个人。

  瑛太就像是屏幕前的观众,代表我们窥视医生这一段从普通人转变为神一般的存在的经历。当得知真相后,我们不会抱有怨念,毕竟,这样充满善心的谎言也是现实中的我们经常撒出的,不是吗。

  《亲爱的医生》影评(三):谎言与真实之间的困境

  平静边远的山区,一望无垠的田野,几十种深深浅浅的绿色随风波动,空气中似乎可以嗅见青草的芳香。在现代文明攫取的手掌中,一个小村庄从指缝间漏了出来。

  一天,这个与世隔绝的乡村沸腾了。打破平静的是村上惟一一名医生——伊野医生——的失踪。这个原本受到全村人感恩戴德的医生,在警察的追踪中却逐渐变得扑朔迷离。围绕着他的秘密越来越多:他是谁,来自哪里,他究竟是不是医生,他潜伏在村中有什么目的?更复杂的是,伊野医生的秘密中似乎还隐藏着其他村民的秘密。

  随着伊野医生的秘密一步步被揭开,他的谎言也逐渐清晰:利用村中缺少医生又与外界隔离的便利,丝毫不懂医术的伊野先生阴差阳错地成为了“医术高明”的医生。但实际上,他却从未对生病的老人们施以真正的治疗。他的能力似乎仅限于“听胸腔”和“按压受伤部位”。即便如此,谎言蒙蔽下的村庄却焕发出生命力和活力,充满了感激声和祥和欢乐之气。

  于是谎言与真实之间的暧昧就在对现代医疗的反思和医生这个职业意义的追问中发生了。

  首先,这个村庄是被现代医疗体系抛弃的一环。这里没有完备高效的社会机器,于是环环相扣、严丝合缝的社会秩序也因此缺了一个咬合的齿轮。但是生活依然需要顺畅地、或者至少不艰涩地运转,于是谎言就这样顺理成章地被孕育和被庇护了,充当起那颗脱落的齿轮,并且不称职地履行起相应的责任。

  这个谎言毫无疑问地违背了职业道德,尤其是它冒充的这颗齿轮是可以掌控人生死的医生一职。这是所有职业中,对于业务技能要求最高的岗位之一,而在现代医疗的评估体系中,技能的不合格就等同于丧失职业道德。

  于是,作为职业道德和社会秩序的维护者,警察义不容辞地要确保所有的齿轮都货真价实。但最初言之凿凿,已经将谎言制造者伊野医生视为罪犯而抓捕的警官,最后却陷入了是否履行职责的困扰。

  造成这个困扰的原因是,这个原本需要谴责并清除的谎言,不仅是不称职地充当着齿轮的功能,甚至最终超越了齿轮,“超额”完成了它的任务。相比于齿轮,它不是流水线上的程式化的冰冷的产物;它大象无形,却有着温暖的触感、柔和的光泽。它不是陈列在昂贵的橱窗里、贴着合格标签、必须金钱购买的商品;它是在需要时触手可及的关切之情,它虽然无法满足消费需求、却可以回应心灵的求助。

  因为这个谎言的嵌入,被现代文明遗落的小小乡村,村里一个个孤独的老人,和他们孤苦无助的心,才重新拥有了与当地美丽的自然相匹配的惬意生活。

  所以,这个违背了现代意义上的职业道德的谎言,却实现了比现代文明要久远许多的对人本身的终极关怀。面对两者的冲突,最后所有被卷入这个谎言的人,包括受骗者,包括名义的“受害者”,甚至包括坚定的追查者,都选择了违背职业道德,而维护对人性的终极关怀。因为合格固然是保证效率和质量的要素,但人却远远不只是商业社会里的消费动物。相对于身体上的病痛,孤独、疏离,和爱的缺乏才是人类世界里最难以治愈的疾病。

  而治疗这个疾病,不需要学历,不需要资格证,也不需要专业常识。任何人面对这个病症都可以成为救死扶伤的医生。这部影片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治愈的良药甚至可以是一个谎言。

  谎言本不应该与真实发生暧昧。但西川给出了一个不同的答案,而我们也被说服了。因为在这部影片中,我们揭开真实的面纱,背后是被消费主义彻底物化的所谓医生;但我们揭开谎言的面纱,背后却是如自然孕育万物般大象无形的同情与博爱。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