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后感 > 文章内容页

《美好的星期天》影评

来源:爱文章网 日期:2019-12-07 19:40:01 分类:观后感 阅读: 次
《美好的星期天》影评

  《美好的星期天》影评(一):希望在明天 ―《美好星期天》

  星期天是安息日, 也是人可以暫時放下繁重工作, 輕鬆和家人、朋友、情人籌備節目的一天。假日火車站人頭湧湧, 來自不同地區的男男女女懷著愉快期待的心情, 在車站和相約的伴侶會面, 一同渡過美好星期天。

  我們的男主角雄造亦不例外, 同樣是站在車站內的其中一個等候者, 其心情明顯和其他人不同: 他焦慮, 帶點浮躁, 帶點不願面對窘境的尷尬迎接女朋友昌子; 身邊地上的煙頭所餘不多, 但已足夠讓工資捉襟見肘的雄造心癢癢, 有一股拾起來抽取餘下尼古丁的癮頭。

  女朋友準時在預定的班次到達, 年輕戀人口袋只有數十日元, 要在週日不超支下善用這筆從扣除必須要消費的生活費餘額, 不是易事, 他們只好走一步, 算一步。雄造和小朋友們在工地打棒球, 既不用付錢, 又可以活動筋骨, 代價是意外釀成付款購買的饅頭, 情侶在建築物料旁邊午餐, 連進入廉價餐室的錢也沒有, 那麼餘下來的時間又怎樣打發呢?

  雄造以悲觀的眼神, 語含嘲諷的口氣投射自己的不如意事業在動物園的熊、猴子、豬及天鵝身上; 昌子以一貫的樂天性格唱反調, 以圖鼓勵失意的男朋友, 隱含人活在艱苦環境下也要面帶笑容, 樂觀地, 堅強地支撐下去的喻意。

  參觀完動物園, 天公不造美, 在晴朗的週日下起大雨, 他們在柱子旁邊避雨, 雄造眼見手上的錢不多, 下雨, 又沒有地方好去, 以言語挑逗昌子, 力邀請她到家中落腳, 大雨真的無助淋息雄造的求愛火焰, 女方暗地裏知道男方心中想的是什麼一回事, 她婉言拒絕, 並轉移視線, 反叫雄造到她一家十六口聚會。這幕拍得男女眉來眼去, 情意互傳, 雄造的性急; 昌子堅守女子的矜持, 身位的你進我退, 繞有男的在追求男歡女愛的積極主動, 女的處於被動, 但堅守最後防線的兩性角逐。

  上一個世紀50年代的女性對愛情的執著教人動容, 男女獨處一室, 雄造唯一的依靠就是不嫌他窮困, 不斷安慰他的昌子, 他想進一步鎖定二人關係, 昌子躬身屈在牆角飲泣, 表示女性最寶貴的貞操要留待洞房花燭夜才會奉獻的風高 禮節, 對比現在的年輕人, 不把貞節當做什麼一回重要事, 十來歲就同愛得火熱的小男朋友造愛, 然後在出來社會工作被同房女性朋友問如何失去初夜時, 以模糊、 簡單得過份的理由交待分手經過, 處子之身的不愛惜, 不重視是做成今天夫婦離婚率高企的部份原因。

  人總是有夢想, 雄造的心願是開一間名為“風信子” 的咖啡室, 他們在廢置的平地內以手比劃傢具及物品的擺放位置, 亦扮演廚師與客人的角色, 夕陽消逝, 想過美好生活的心志暖流尚在心窩滾燙, 衣袋雖穿, 志未破。

  舒伯特第八交響曲“未完成” 此際在大氣中飛舞, 第一樂章昂揚激勵的快版進行曲感動上天, 樹葉朝著指揮者的背後靠攏, 一方請求觀眾不吝嗇機會及愛心給予天下貧窮的有情人, 身為觀眾的我已經如答應了訴求, 你是否願意幫助他們, 並給予自己一個機會呢?

  《美好的星期天》影评(二):不怨天,不尤人,不怪政府不骂党

  以前看过一个故事,说是二战之后有人去德国,在一对老年夫妇的家里,看到家里面很干净,然后桌上还放了一个花瓶,里面是清晨采摘的花。于是作出结论,说德国马上要复兴了。本片就是这个意思。

  其实我是想看中岛哲也的Beautiful Sunday,结果下成这部了。黑泽明的片之前就看过《七武士》,其中对于农民的论断很合我意。本片的拍摄还是很不错的,用一场雨将全片分成三个部分,起落分明。高潮部分又借助了风,再来了一次转折。

  本片可谓是励志片,对于现下的人们依然有价值。比如说你我,现在的想法是什么?也许是一套三居室,也许觉得两居室就够了,若有些不想成家的觉得单室套也可以了。然而,其实人的标准是可以不断调整的,这中间的阈限相当广,家里有游泳池也许还觉得不够,能够放下一张床也能人觉得就很好了。

  男女主角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没有心忧天下,他们在一片废墟中憧憬着将来可以开一间茶社。很明显,废墟这段戏是具有象征意义的,表达了导演对战后日本人民的鼓励。

  从我们的角度出发,情况还没有坏到一杯咖啡也喝不起,所以又何必愁眉苦脸,一副末日将近的绝望面孔?怨叹这种负面情绪很要不得的,在我的理论里,它们是会激发癌症的。当不能改变现实的时候,那就接受它吧,然后展望未来,相信面包会有的,老婆也会有的。

  《美好的星期天》影评(三):内心的雨过天晴

  夸张放纵,简单直接,意图明显,直指内心,这便是白羊座啊。

  最初的感受是:这就像部舞台剧,特定时刻出现特定的桥段,每个场景和人物的作用简直呼之欲出。街边的观赏房屋、舞厅的酒女、火车道旁的乞丐小孩、躲雨柱子上音乐会的海报、音乐会的票贩子,都有如精确的构件,鲜明地服务于故事发展。

  注意到两个镜头的特点,不明就里,随便记下:一是对脚步的关注,据说黑泽明是创始?二是种种近景,打棒球/动物园/废墟的几段,拉近,对人物表情,或者动物样子的体现。胡乱一想:对人物表情的着力体现,难道也是对人物自我的强调么?

  对内心维度的觉察,始于看到接近电影结尾的时候。夜晚的露天音乐厅里刮起很大的风,有如现实的千钧压力,让“脱离现实,进入幻想”这件事变得益发困难。往复折腾了几次,幻想还是屈服于现实,整个气氛更加粘稠而纠结。这一段漫长寂静,也像之前在男主角的房间一段,绵绵沉默让人不知该放进什么思绪。

  在这种烦躁无助焦虑之中,所蔓延的恰是自我的纠结。男女主角站在废墟里旁若无人地排演梦想,以及在小舞台上面对空无一人的座席答谢时,观者都感到一种强烈的虚无感,这就是缤纷的梦想与冰冷现实的巨大落差。这种虚无和焦虑感其实是难以纾解的,唯一能够暂时解脱这种沉闷的,只有内心的力量爆发。

  在舞台上的情绪小高潮时,音乐从背景中响起,再次印证了音乐在渲染情绪中的不可或缺。这时候音乐恰好填充了前面的宁静压抑中的空白,让剧情看起来丰满异常。另外也正是音乐帮助观众走出了前面无所适从的焦虑感,给思想和情绪找到了依托,纵然依旧没有对白,也不至于胡思乱想。试想假如这里没有音乐,观众大约很快就觉得无趣。而现在有起伏的乐曲,就断然不一样了,无论时间再延长多久,一样看得下去。

  到电影末尾,没有住房和没有钱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但外在的压力却已经化归到内心的维度。其实,种种外在际遇所带来的动荡,又如何比得上小小剧场里内心的波澜壮阔?在世界一隅的小舞台上,人物的内心经历过从悲痛到狂喜的转折,再到雨过天晴的静谧。结尾,男主角对地上烟头的处理,让漫长的内心之旅终于折转回现实,也算是完满。

  《美好的星期天》影评(四):未完成交响乐

  在观摩了许多黑泽明老师的古装电影后,《美好星期天》则是我接触老师的第一部现代版电影,关于黑泽明老师拍摄电影的技艺不敢多加点评,实是在这方面的知识匮乏,我不想把衰败的社会背景牵扯进来,故而我单就该电影的主旨谈几点感受。

  恋人无贵贱

  恋爱在每个人身上都会发生,那么其进行的方式则各不相同,就这点来看,对于恋爱的传递与表达方式,也会因自身的价值观不同潜移默化着自己的行动。这里的男主角雄造和女主角昌子即是如此,两个人是低收入人群中的一分子,但这并不决定着他们就不能有恋情,同样是人,同样需要着也追求着处于恋人阶段的向往。这里的向往是什么?就是平淡生活,无所苛求。这也是广大贫人、社会普通人群的美好愿望,仅仅一周见一次,就一个星期天,也能充实而完满地度过。

  互相理解彼此调和

  当两人的感情在遇到一系列外在困难时,只要再加上一点心理上的打击,失控便会一触即发。在这部影片中,雄造从一开始的约会因缺钱而有些许惭愧,昌子并不介意,表示自己带的钱也不多,两人可共同分担;到观赏私家小屋子的时候,雄造因两人无法同居而郁闷,昌子却鼓励他现状是暂时的,努力之后必会有如愿;在剧情进行到一半时,雄造因其要好朋友的不予相见以及票贩子的肆意抬价导致他俩无法看音乐剧而大受刺激,继而回到家中对昌子泄愤,昌子的忍耐也达到了极点,一向担当劝导角色的昌子与被劝导的雄造此时互换了原先任务,偶然间在信物的刺激下雄造清醒了过来,不仅主动承认了冲动行为,也就着天气的转好而继续领着女友出游。这里是电影角色的主被动转换,那么在现实生活中何尝不是如此,无论男女友哪方有过失,都应该得到相应的理解,毕竟人人都有被身上的压力这一怪物肆虐般地骑着,何况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就像弹簧一样,拉得越开,其弹回来的力度则是越发惊人,转而现实中则化为争执动粗,那也就是互相理解匮乏的写照。

  只要坚持就能成功

  恋爱之路是无法用距离多少来精确测量的,人说,恋爱就像两个人的长跑,彼此借力彼此鼓劲,坚持到终点,那就是成功。在长跑中不免有风的阻力,不免有天气的不测,不免有旁人的戏谑与冷眼,等等的困难都是不可避免的。正如片中的经济困难如风袭来,精神危机如雨飘渺。在这里,精神的危机在两人的互相调和下解除了,雨也因此而停止;经济的危机并不能一时解决,风也依旧呼啸地刮着,但并不是一如既往,相信总会慢慢减小,因为长跑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两个人的携手共进。正如影片,一方在前坚持不下去时,另一方立即给予支持,并毅然与之共患难(共同登台),现实中我们恋人亦应如此,这也是恋爱长跑的关键所在。

  未完成的交响乐

  恋爱,也如交响乐,起伏跌宕,但是交响乐的篇章是有限的,如何谱写后篇则是靠着两个人共同续写。片中最后的“幻想”交响乐没有演完,给人的遐想意味深长,也预示着“这一周的星期天已经悄然结束,相聚再见下一个星期天”的美好寓言。恋爱之路的一个节点之下又会是怎样的呢?是热情依旧?还是冷若冰霜?一切不得而知,一切都是未完成的交响乐的下一章,我们自己谱写,我们自己演奏,我们自己欣赏。一切的一切都得靠我们自己,我们两个人。

  姑且谈这么点,实则细细咀嚼该片还可挖掘更深,鄙人才疏学浅,外加从无此类经历故而只能侃侃而谈,不能深究其意,惭愧之至。望品读陋章,多提宝贵意见。不甚感激。

  《美好的星期天》影评(五):梦想填饱肚子

  一对穷得只剩下快乐、梦想和健全的人格的情侣——两个高贵的穷光蛋,一个美好的星期天——一个充满忧愁而快乐的星期天!

  奔驰的列车带来了快乐的昌子,匆忙的脚步特写中一双破旧的皮鞋靠在墙边,然后是前方的地上半截烟头的特写,雄造犹豫再三还是拾了起来,刚放到嘴边,便被一只手打落到地上,影片就这么开始了……女主人公实在不漂亮,甚至片子开始时曾一度怀疑是否她是故事的女主角,但无疑昌子的可爱也是实在的!从她抱起小男孩往信筒里投信时,从她替三天没抽烟,一见面就沮丧着脸为钱发愁的雄造整理领带,并微笑着安慰他时,你会发现她实在是可爱的,而且越是看到后来就越能证实这一点!

  欢快的乐声中,一个只有35日元的星期天开始了,男女主人公走进廉价的新型住宅里去参观(免费的),十万日元在战后的日本不能算是什么大价钱,但对于穿着开口漏底儿的鞋子的人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因此在昌子幻想着在哪放茶几、矮桌、衣柜,还要有个菜园种菜时,雄造却觉得那只是一个无聊而浪漫的梦而已!相信在雄造抬头望见昌子跪坐在门口愉快地笑着迎接他进门的那一刻,他也曾幻想这就是他们的家,但昌子那双开着口的鞋子却还是无情地将他拉回到现实中。

  的确,他们是一对穷光蛋,但昌子却不允许他这么形容他们!他们还有梦想,战前他们曾梦想婚后开一家提供廉价的咖啡和小吃的茶室,但梦想能填饱肚子吗?雄造质问着!是的,这是一个认真的问题,但答案却并不容易得出,在租房的梦想破灭后,他们都沉默了!然而在打棒球的孩子讥笑他们故做认真时,他的童心被激起了,在他挥舞球棒的那一刻,你会发现原来他也是快乐的,虽然这场并不怎么样的球赛不得不以10日元换回三个馒头而草草收场……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的,快乐和忧愁总是相伴而来的,每当男女主人公开始燃起希望时,无情的现实总是会及时给以沉重的一击!在经历了夜总会、乞丐、动物园等事件,直到昌子想听一场廉价的交响乐的希望也破灭后,雄造彻底崩溃了,他以为自己穷得只剩下昌子了,因此他拼命地想得到她,这种无助而可怜的挣扎却伤害了昌子,但是善良的她怎么忍心抛弃一个和自己一样的除了梦想以外穷得一无所有的穷光蛋,而且她的离开,很可能将他这一点最后的梦想也打破!

  在昌子冒雨重新回到雄造身边时,她的人格升华了!在他们抱头痛哭后,雄造推开窗子,转身朝着抽泣的昌子灿烂地笑着道:“又放晴了,我们再出去逛逛怎样?一起喝杯东西……”时,雄造的人格也得到了升华!

  在他们喝咖啡被骗,付不起帐时,刚刚建立起的幸福感又一次被无情地打破!这是何等的世道?!但雄造却拉着昌子高昂地走到柜台前,掏出身上所有的钱,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一并扔到老板手里,这又是何等高贵的贫穷?!

  他们的梦想还没有破灭,残酷的现实更加坚定了他们的梦想!他们来到废墟里继续做他们的茶馆梦。月光下,他们歌唱着,欢快地荡着秋千,雄造说,梦想真的可以填饱肚子,因为他一晚上都没吃东西也不感到饿……这无疑是我所见过的天底下最美的画面!

  雄造在昌子一次次的鼓励下,最终站在了他们梦想的舞台上,两人耳边想起了属于他们两人,属于天下所有穷苦而高贵的人的交响乐!

  这是一部轻松而愉快的片子,每当男女主人公的幸福时刻到来时,总会来上一段熟悉而轻松的音乐,让人暂时忘掉刚才过去和即将到来的苦恼和忧愁。黑泽明用轻快的节奏和柔和细腻的镜头语言塑造出了一群快乐而高贵的穷人,包括房主所雇佣的老头,打棒球的孩子,花钱乞讨的乞丐等,同时也无情地鞭挞了那些唯利是图的黑市商人和住大房子的富人!这种用轻松而愉快的手法来深切关怀社会底层的人文意识,使得黑泽明这部片子与他其它影片相比是那么的不同,毕竟年轻时的梦与他80岁的《梦》(1990年拍摄影片《梦》)相比要亲切可爱得多!

  这部轻松的片子同时也是一部让人看着轻松不起来的片子,你会无意间为主人公的生活和命运担心,你会被他们的梦想而感动,为他们高贵的贫穷、乐观的生活态度和健全的人格所打动,你会为昌子那漏底的鞋子和雄造那漏雨的屋子而担心,你也会担心他们下个星期天会怎么过……然而这一切,其实你也不用去担心,因为他们有梦想,他们是快乐的,而且比任何人都快乐,他们用35日元和一件大衣买来一个快乐之极的星期天!影片结尾,雄造又一次面临和开头一样的小小诱惑,而这次他没有再拾起那个烟头,而是用脚狠狠踩了下去……

  也许,梦想真的能填饱肚子!

  《美好的星期天》影评(六):1947年的黑泽明

  1947年,黑泽明37岁。凭借《姿三四郎》已经小有名气的他,拍了一部轻松愉悦的电影——《那个辉煌的星期天》。黑泽明一直都不算是一个轻松的人。他的大多数作品都有着严肃的主题,透露着他对这个世界的思考和批判。但在这部《那个辉煌的星期天》里,黑泽明用一种罕有的浪漫主义的视角,成功刻画了一对贫穷的恋人在一个星期天的经历和遭遇。在战后那个充满挫折感的国家里,这部对未来充满美好憧憬的电影很容易带给当时的人们充分的想象空间。

  在电影中,雄造和昌子是一对贫穷的恋人。对于一个星期才能见一面的他们而言,每个星期天的见面无疑是一周中最受双方期盼的事情。随着火车站穿梭的人群,二人怀揣着仅有的35日元开始了又一个星期天。

  从火车站的见面开始,二人首先参观了廉价的新型住宅。虽说是“廉价”的住宅,但对于他们来说,十万日元的无疑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在房子中,昌子显得很高兴,在各个房间中走来走去,设想着在哪放个茶几,在哪摆把椅子。而雄造则沉默着,只是低头看着昌子已经破掉的鞋子。

  一群孩子在街道上打棒球。雄造一时来了兴致,加入到孩子们中去。结果一记本垒打击中糕团店的广告牌,遭到了老板的白眼,还不得不赔偿老板的损失。

  昌子想听音乐会,二人排队买票,结果排在二人之前的票贩子买光了所有的门票。到了雄造和昌子面前,已经没有廉价的票卖了。而票贩子又把票价提升了五日元,这让雄造无比愤怒。他们买不起涨价的黑市票。在大雨中,雄造和他们撕打起来。最终,寡不敌重,雄造被打伤了胳膊。

  电影到这里有了一个小小的高潮。雄造一方面抱怨着自己的无能,一方面又向昌子表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昌子已经一无所有。这个时候,雄造的挫折感深深刺痛了昌子。两个贫穷的恋人在一瞬间抱着对方相互取暖。生活的挫折感已经让雄造处于崩溃的边缘,如果在这个时候昌子再离开他的话,那么雄造的世界又将再一次坍塌。昌子是个善良的女孩。她先是离开,然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重新回来。镜头在这个时候,从二人身上摇到窗外。此时,天已放了晴。

  言归于好的两人再次回到大街上,进了一家咖啡馆。最后,因为搞错了价格,二人掏出所有的钱也没能付清餐钱。于是,雄造脱下自己的大衣,抵押给店主,而他的表情却并不像一个失败者。

  出了咖啡馆,二人到了一片废墟。雄造刚恢复一点的幸福感又破灭了,而昌子却还是表现出了乐观积极的态度。她不断地开导着雄造。在废墟中,他们开始幻想着里他们能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咖啡馆。在明亮的月光下,他们站在秋千上,一边歌唱,一边继续谈论着梦想。雄造说,梦想真的可以填饱肚子,因为他一晚上都没吃东西也不感到饿。

  最后,当增造站在一个空无一人的舞台上,昌子面对镜头说,我们是一对贫穷的恋人,让我们吹开傲骨的寒风,我们也有属于自己的梦想。就这样,一场假想的音乐会开始了,增造从地上拾起一根草棍,当起了乐队指挥,为昌子演奏起交响乐。舞台上根本没有一点声音,只有树叶被风吹来吹去。增造在台上全神贯住大汗淋漓,而昌子在台下则认真地听着。那一刻,一种来自内心的巨大声响胜过了所有乐器产生的声音,在空旷的舞台上,竟然让人恍惚着觉得真是一场精彩的演出。

  影片的最后,在路灯下,二人分手了,他们依依不舍,期待着下一个星期天的来临。

  看完全片,我觉得影片的中文翻译名真是太好了。辉煌的星期天,尽管看不出一丝辉煌,但对于增造和昌子来说,这个没有多少钱的星期天却的确算得上辉煌。虽然吃不饱肚子时还依然谈论梦想是个挺扯的事情,但人活着还必须有一点追求的。不管是大是小,它毕竟支撑着一个人走过一生。不能说在现实生活中有多少饿着肚皮还谈论理想的人,但这个虚构的故事还是让人心里暖暖的。特别喜欢昌子这个角色。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她始终能保持一种乐观向上的心态,并不断鼓励着增造。也许两个人在一起且各方面都好的情况下可以掩盖很多问题,只有遇到困难的时候才能真正检验这段爱情究竟是什么模样的。增造和昌子就属于这样的“患难”爱人。有个小细节,二人说在战前就计划着开一家小咖啡馆,而影片发生在二战结束后。所以说,二人在一起已经很长时间了。作为一对一起吃苦的贫穷情侣,真爱的彩虹往往都出现在风雨之后。眼前二人是贫穷的晴天,可毕竟他们还有内心的富有,他们毕竟还拥有明天。

  黑泽明一辈子都在拍不轻松的电影,而《那个辉煌的星期天》算是他为数不多的一部“轻松”电影。也许大师只想告诉人们:不管怎样,保持平和心态。积极面对生活始终是有益的,无论在电影中,还是生活中。电影中的苦难可以随着导演的喜好而一时消失,而生活的中困难必须靠生活中的“演员”一点一点去消灭。

  《美好的星期天》影评(七):细微的美好:曼妙的破冰之旅——黑泽明电影《美好星期天》影评

  窃以为,既然冠之以美好,想必神清气爽,眉目间不见簇拥之状。黑泽明在电影《美好星期天》中一改往日沉重的题材、性格鲜明的武士形象。将笔触聚焦到一对恋人在星期天发生的事情,他们在遇到烦恼后都能够及时化解,保留美好的想象,让自己身心愉悦起来。

  不难看出,故事中的两位生活清贫,约会的资金两人加一块也就35日元。就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看到了男主人公数次摒弃虚伪的自尊,投身于一场简单、曼妙的恋爱之中。我大概总结出以下几个镜头:

  一、二人相遇,女主人公昌子从电车下来,男主人公雄造倚着墙角,试图以吸一根烟卷来度过漫长而又焦灼的等待时光。被昌子一把夺下,算是二人的见面。雄造的鞋帮是开着的,黑泽明交代了一些信息,雄造的生活并不富裕。

  二、参观免费修舍。一家要出租的旅社光线很好、宽敞、舒适,可是价钱不菲,影响了雄造的心情。在里屋,雄造难以压制的性欲突破自我,冲向昌子。昌子不想他们的约会变得幼稚,彼此保留一段难得的美好距离,委屈地哭了起来。这是日本第一次在电影中出现了青年对待性欲的表达,据说让那些蠢蠢欲动年轻人欲罢不能,换句话说,简直是对胃口。

  三、日式橄榄球。在街头一扫租房的阴霾,雄造的童心被唤起,与街头的小孩共同玩起了橄榄球,惹得昌子直笑。不料缺乏经验,橄榄球打破了一家包子铺的包子,赔偿数日元,换来了二人的早餐。

  四、寻找老朋友帮忙介绍工作。得知老朋友开了一家餐厅,便约好去见面。可是,朋友始终不肯相见,烦恼随之充满脑海,对约会失去了应有的兴趣。朋友潦草的打发了自己,让雄造对友谊产生了一些奇怪的看法。

  五、废墟中幻想将来的小餐馆。有些阿Q的味道,二人在一片废墟中构想着他们开的小餐馆的样子,甚至外边广告的眼色都在考虑范围内,里屋的装修、款式以及点缀之物,极尽详细之能事,二人忘情的想象,路人怀疑的驻足观看。

  六、音乐剧的争纷。在路边看见广告,细数兜里的钱刚好够看一场音乐剧。二人飞奔赴现场,在排队买票的时候。前面的人买光了廉价座位的票,二人剩下的钱只够一个人看场前排座位的。雄造怒火到了极点,与那些倒卖音乐票的黄牛大打出手,被揍得鼻青脸肿。彻底丧失了约会的兴趣。回到家中,外面下着大雨,屋里下着小雨。昌子用盆接屋顶上滴下的雨水,雨水打的盆嗒嗒作响,二人无话,该处的拍摄简直到位极了,没有一句对白,却充满内容。二人的沮丧、无奈、压抑一览无余。此时,雄造别有用心的性欲又一次膨胀,粗鲁地扑向昌子。昌子挣扎着跑了出去。最后,拖着被雨淋湿的身子哭泣着推开门进来,原谅了雄造的举动。

  七、梦想中的音乐剧。在一个音乐剧旧址,雄造又一次憧憬自己当指挥的样子,昌子坐在下面静静的观看。雄造的心情被不适的微风以及车鸣所干扰,昌子一次又一次的鼓励雄造。终于,一场别样的音乐剧想起。二人算是度过了一个难得的星期天。

  1947年能有如此干净纯洁的作品实属难得,黑泽明似乎不屑于镜头的切换,也就是剪辑的技巧。很有耐心的将一个镜头(内容)做到有始有终,这样做显然让叙述感到流畅、节奏变得舒缓。对性的表达,由原始的占有欲升华到了彼此的包容,这是独到的见解。恋爱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包含着众多难以形容的想象,保留一段距离,生活就会增添别样的气氛。

  美好的事物总有共同点,就像雄造昌子这对情侣难忘的一天所发生的事情。将烦恼抛之脑后,保留精彩的部分,心态尤为重要。

  生活需要过滤,感情需要经营,恋爱需要距离。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