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我的17个岁月美文

来源:爱文章网 日期:2019-12-08 12:10:01 分类:经典美文 阅读: 次

  我出生于一个被世人传颂的千禧年,一个三四线县城外的农村里。没错它很美好,可是生活总有不尽如人意的时候。那时候家家户户都不阔绰,上班都是步行,平常人工资一个月4,5百这样。

  母亲籍贯原本安徽,家中有姊妹4人,由于乡村旧思想重,外公外婆明显重男轻女,母亲在家中得不到丝毫重视,后因生活所迫,无奈嫁到江苏。哦对,母亲是在过年的时候认识了父亲。这当中也有一段缘由。那年正值寒冬,大雪铺地,才20出头的母亲,揣着辛苦积攒的血汗钱回老家,那知大雪连绵不断,封住了回家的路。迫于无奈,只能先落脚于同样远嫁这边的堂妹(即我阿姨)家。阿姨她们聊了好久,聊到最近工作,各自的生活状况,婚姻等。聊到婚姻,母亲笑了,由于家里供不起母亲读书,便早早的打工去了,那时母亲17,8岁这样,没见过什么男孩子,在一次相遇中认识了一个男孩子,见那男孩挺帅气,人挺好就动心了。回去后,母亲把自己的心愿向外公说了出来,谁料遭到了外公的拒绝。原因竟是这样:“你弟弟还没结婚呢,你就想结婚吗,想要结婚得让你弟弟先成家。”就这么一句简短冷冰的话封住了妈妈追寻幸福的路。

  好在她弟弟最后成了婚,当然这其中母亲奉献了不少。约会,看电影,给女朋友买衣服,结婚用的钱大都是母亲这些年挣来的。当然母亲也没有哭诉什么都过来了。

  阿姨很惋惜母亲的遭遇,看母亲年纪比自己大又还没成婚,便想介绍村里的一个单身汉子也就是后来我的父亲给她。母亲应允了,因为他不想再四处漂泊,不想再回去见到外公那凶煞的面孔。

  和阿姨聊天第二天阿姨就把这事情和父亲说了一下让他收拾一下买点东西好见我的母亲。大约第三天一早,堂妹便领着母亲去父亲家了。母亲有点急,怕是出于过早去相亲还是害羞怎的,脸上热气哄哄的,和这大雪天气完全不成正比。来到父亲家,映入眼帘的是三小栋红砖黑瓦式的小平房,其中两栋房子是连在一起的,左右两边一边是大哥的,一边是父亲的,还有一间就是小厨房。厨房很旧,墙上的红土轻轻一碰就发出“啪”的声音。

  “壮桥!快出来,看谁来了!”阿姨兴奋的叫喊道。不一会儿只见一个瘦瘦的个子适中的小伙子出来了,他是我父亲。父亲好像很害羞脸红着一直傻笑着,“你…你…你好,请到里面坐吧。”说着跑去里屋拿出了之前准备好的瓜子花生出来:“没有什么东西好招待请随意。”母亲脸红着,不好意思怀揣着点花生小鸡啄米似的吃了起来便和父亲在家中四处看看聊了一会儿,而阿姨早已悄无声息的走了,怕是不想打扰他们。

  他们聊到年龄,上学的趣事最后聊到工作。父亲估计是看中母亲了,本想着留住母亲吃个饭,谁知阿姨气喘吁吁的敢来:你“爷”(土话爸爸)来电话了,说是有事情找你赶快回去!“马上!”母亲回应着。一听母亲要走,父亲捉急起来了,母亲好像也看上他了。两人便互相留了地址便分开了。

  话说那个电话是外公催母亲回老家的,“你个熊菇凉不要家了吗!回来!…”母亲默默的听着,本想等那头骂完和他们寒暄几句,电话那头便挂断了。母亲也不知怎的,眼睛红红的,临行前一晚上母亲和阿姨聊天聊到父亲时,母亲笑了向堂妹说父亲这个小伙子给她的感觉还不错,主要是挺阳光的,她挺喜欢爱笑的男孩。第二天便匆匆乘着车走了。

  回家后母亲第一件事就是是把苦得的那6000多元原封不动的交给了外公。本来准备要骂骂咧咧的嘴巴立马把母亲从头到尾夸了一遍。什么我的女儿多么有用,多么能干…却没有问过母亲在外经历了什么。母亲听着这些从外公口中跑出的溢美之词毫无感觉。她在想着一个人——那就是我的父亲。

  回家后母亲日日和父亲书信往来,渐渐的他们相爱了。终于有一次,母亲向外公讲述了这件恋事,外公这次没有反对也没有成全,而是拨打了住在那里的一个人——阿姨。得知父亲家境不好而他却想把母亲嫁个有钱人家,便一口拒绝了。母亲心灰意冷,可是毕竟已经23了,她不想再继续下去,哭着闹着要自杀。家里不得已才让她和父亲结了婚。当然父亲结婚的钱都是借的。

  不知道是不是中国的所有婆婆都对儿媳妇不满意。母亲初次过来就受到了奶奶的冷眉眼对千妇指。奶奶大概是觉得母亲是个安徽人,有点排挤她。做什么事都和母亲对着干,当然这些年是好了点。正巧奶奶还有一个大媳妇,也就是我大娘。他们那时都是一块住的,因为大娘能挣钱,每次回家都带鱼啊肉啊什么的,所以奶奶格外偏心她。当然母亲也没说什么。

  后来我出生了,我的出生并没有给奶奶对妈妈映像的转变还是和以往一样。因为债务,母亲在家中养了头猪准备过年的时候找个好时机把猪肉卖了顺便自己留点。说起那头猪,母亲可是每天日日下班回来割猪草淘谷子喂它,日子久了那猪毛和打了腊一样亮晶晶的,猪也胖嘟嘟的。奶奶却把这一切熟视无睹,想起来便喂了一点谷子,要么就饿着。

  眼看就要过年了,奶奶这时却站了出来,像一个指挥官似的,她打算把猪肉三家分分不卖了,父亲居然也同意了。这可把母亲气急了哭了,和他们吵了一架,你说说从头到尾这猪都是母亲一人全心喂养的,凭啥子说分就分了。正巧姨奶奶的女婿来催债了,迫不得已才把猪全卖了,自己也没捞到什么肉,还债的钱也还贴了点。之后也和父亲吵了一架。大晚上跑着出去了说是再也不回来了,也不知道父亲和奶奶咋想的居然硬是让妈妈跑了出去都没去追,还是隔壁的二婶和一些邻居互相劝说着母亲,母亲才哭着回了家。“我就讲吧,不用追自然是回来的。”父亲念叨着。那时我才几个月大要不然肯定说他。

  话说那时候因为要还债,父亲母亲便出去打工去了,让我体验了一个短暂的“留守儿童”的生活。说起来也没啥子事,都不记得了,受委屈都哭着喊着母亲。母亲也从此成了我的保护神。话说那次见到母亲我直呼她扑了上去,眼泪刷的就哭了,也不知道为啥子。

  小时候因为穷,没什么好东西好衣服,但是母亲只要有就都会给我,这也是天底下母亲都做的事情。那个时候我体型还可以但比起姑姑的孩子我就显得非常瘦小,而且我还比他大一岁呢。最讨厌的也就是我的身体,因为我长的瘦小,姑姑和姑父大娘们经常拿我作为他们取笑母亲的把柄,说母亲不给我吃好的。俗话说“不管那孩子的爸爸是谁的,孩子的妈妈最清楚”,所以不管他们怎么说总是默默承受,有次受不了了,我反驳了他们,不成想骂没骂出去,倒被他们说成了没有教养。母亲知晓之后狠狠的打我,我哇哇的躺在地上号啕大哭。

  那时最讨厌的就是去大娘姑姑家了,有一次去大娘家,看着我穿着一件很脏很土的衣服,说是要给我买新衣服,我应了一声。可哪成想她居然趁我洗澡的功夫把衣服扔进了垃圾堆。可能我还是比较念旧,比较节俭,毕竟那是母亲买给我的,我慌急慌忙的趁着大娘不注意下楼在垃圾堆里翻腾了好久才找到了那件被遗弃的可怜衣服。当然我是比较细心的没有把身上弄出脏来,我悄悄的把旧衣服塞进我行李里的最底层,这才安了心。回家后我把这件事情和母亲说了,母亲也没说什么,只是使劲的拥抱我。反正至那以后我的鞋子大部分都变成了最好的nike鞋。

  最让父母头疼的就是生病了,俗话说“宁愿穷也不生病”。而本来就不富裕的家里却被疾病缠上了。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就是那以后家里多了中药罐子的身影,厨房里也总有飘起来的淡淡的药香味。

  父亲是做瓦匠的,大粗人一个,本来生活是渐渐扑向正轨,可是父亲手上得了湿疹。这湿疹发作的时候是做不了工的。母亲为此头疼了很久,停下工作带着父亲跑了大半个江苏医院。最后还是不怎么样。医生的回答都一样:“换行”。母亲也劝说过父亲,可是父亲很执呦说到死都不换,说是其它工资低。母亲也拿他没法子。待他手发作时总是待业在家一段时间,母亲是最苦的,当时在一家服装厂工作,三班倒,因为父亲断断续续的工作,她更拼,常常每晚通宵,很晚才回家。由于日夜交替,饮食混乱,不久后母亲得了慢性胃炎。

  说起母亲得病我也有原因。我那会儿不懂事,由于长时间脱离母亲的管教,我成绩一下从年纪前30掉到了80。这让母亲气急了,狠狠的抽了我,我那时居然还怨恨她,生气的把书包扔进了塘沟里。现在也为那时的鲁莽自责。父亲呢,由于长时间待业在家,浑浑噩噩的,好的学不到学到了一种上瘾的东西——打麻将。父亲真是坚持不懈,每次一有空就跑到了麻将馆。每当我和母亲寻不到我父亲时,总会去麻将馆,至此麻将馆的人多多少少和我们熟了起来。麻将馆还时常有母亲的喧闹声。

  说起来这种情况持续了10几年了,我也不知道如何熬过来的,如果说我以前的梦想是家里盖好房买好车,那么我现在的愿望那就是家里能够平平安安。

  父亲在我高一的一次暑假在私人家盖房不幸从二楼摔下,看到他时是在医院的抢救室。那时我小,没遇到此情形不曾想发生在我身上。当村后头的二叔气喘吁吁来到我家要医保卡时,我知道父亲出事了。说实话,我第一次到抢救室时一大群人围在一个病床中间哭着闹着,把我吓得半死,听到有人哭着说是摔死了,我泪闸泵开了使劲挤到人里面才发现不是自己的父亲,我擦了擦眼泪,当时很庆幸不是自己的父亲。找到父亲时他趴在一个病床上半裸着,听医生说是脊椎那边粉碎性骨折,当时已经站不起来了。

  母亲她诠释了一个好母亲一个好妻子。当时他们是准备聘请护工照顾父亲的,母亲拒绝了,怕护工照顾不周,辞了工作,全力照顾父亲。我当时听着母亲把工作辞了,父亲又变成这样,知道往后的日子不好过了,内心空虚无比。我当时极力想帮着母亲上班,可是父亲一脸的不情愿,母亲也就拒绝了。

  至于治疗,本来是计划动手术的,最后还是找人去了一个当地很有名的骨科医院做的保守治疗。这期间母亲没有说苦没有闹,父亲倒像是一个小孩子叽叽喳喳的。在那个暑假我和父亲母亲分开了1个月,每天一有空都和他们视频通话,解解闷。说起赔偿款我挺佩服母亲的她为这个家付出太多了。那私人家本是不想给的,他讲的很义正言辞:“穷” ,父亲也是个“老好人”碍于工作上的情面不肯要,可是当时确实是家里的经济危机,还是最后母亲孤身一个人在医院哭闹着才肯赔偿12000元,还是打着欠条分开给的。记得开学时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去车站坐车时,看到一个个家长陪伴着他们上学,好像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明白自己已经长大了。

  后来,后来父亲渐渐康复,唉,命运多舛,父亲被查出了牛皮癣。牛皮癣是归根结底还是心事太多烦闷弄得,所以在那次我不敢发脾气惹他生气,母亲会谴责我。后来母亲又带着父亲走南闯北到多家医院还是不见好。之后去医院的行程停滞了一段时间,因为家里已经穷的没有办法应付各项开支了。父亲许是急了,也不知道他从哪看来得东西,竟然孤身一人去了南京的一个金科医院。那是一个莆田医院,上医院要用钱,当时母亲走不开,想和父亲一起去,可是父亲急啊,便把自己的工资卡交给了他。“滴!您在金科医院消费3000元…”,对,就是这样的短信持续了三天,那三天足足花了8,9千这样。母亲很心疼,因为她的月工资只有2000多,但是没有反对他。直到我有皮肤病。第二天的时候我正好星期五回家,我告知母亲想让她带我去医院,皮肤起了红疮一样的疙瘩。母亲急得正想请假,但看父亲去的那个医院挺好便想让父亲带我一起去那个莆田医院时,父亲强烈拒绝,我和母亲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很惊讶。之后才发现父亲所谓一直能治好的那个大医院是一个莆田系医院。母亲憋急了大骂他这么大年纪真医院假医院不知道。而且发票病历都没有,直到现在我还是有点怀疑父亲当时怎么想的。后来母亲在网上找到了治疗牛皮癣的药现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高二的那个暑假,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我开始乘着暑假这段闲暇日子靠母亲的关系在当时的一个五星级酒店做了服务员。工资很低也就2000一个月。我记得当时父亲母亲把我送到酒店一个劲直呼“儿子受苦了,对不起…”听得难受。酒店的生活给我的感觉是看似那么简单那么美好可是真正尝试起来真的吃不消。客人什么时候走你才能什么时候下班而且还要忍受客人的言语抨击还要把那脏乱的场面复盘。熬到晚上11,12点已是家常便饭。体力的透支外还要接受情感上的透支。每当看着一个家庭一个家庭手牵着手的来这里吃饭嘻嘻笑笑的我多么希望有那么一天自己也能和父亲母亲手牵着手来豪吃一顿,我始终坚信那不是梦。

  不知道上帝是有多“眷顾”我家,我的母亲得了肺癌。母亲每天都担心我吃不好所以我那天订了一份炸鸡顺便把炸鸡图片传给了妈妈让她得到安抚。回复的只是两个字“吃好” 。当第二天母亲终究不想瞒着我主动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才了解到母亲要去南京肿瘤医院做手术。我当时真的麻木的像一块石头,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我赶紧和这边的经理请了假在母亲手术前一天到了医院。到了医院的楼上看着母亲穿着一身蓝条纹的衣服迎接我,我刷的眼泪就流了下来,使劲抱着母亲,那么宽的衣服一抱全挤出气,那时候才知道母亲有多么的瘦,这么瘦弱的身体扛着一个家有多不容易。说起来不怕笑话我一直哭着:还是母亲一直安慰我没事不要怕呢。

  手术室,那么一个电视剧中的场景居然发生在了我身上。真希望那是梦,当我和一家人在手术室门口焦虑的等待的时候如坐针毡,那时候一秒钟,一分钟,都过得好漫长。那个时候真的懂得“子欲养而亲不待,树欲静而风不止的痛苦。”还记得母亲从手术室推出来的场景至今难忘:全身插着管子氧气罩,那么脆弱,我却无能为力。 在送母亲去ICU的时候,当医生从他嘴里吐露出恶性的时候我已经抑制不住自己了。嚎啕大哭起来像一个孩子,也是我那本就是一个孩子。

  现在母亲渐渐的好了起来,只是吃药的花费比较高昂,一个月要6000这样,家里已经负债累累,捉襟见肘。不晓得世上有无妖魔,经历这许许事情之后,父母开始变得迷信,家里请了一个看风水的人把家里看了一遍。

  说实话,母亲知道肺部有一个阴影,而且每年定期检查,这不今年前三个月的时候看医生那时说没问题但母亲想去胸外科父亲当时想回去打麻将,不想陪母亲,母亲便走了。谁知这次来竟然发现肺癌。这也是母亲脾气暴躁的原因。母亲手术后在家调养,我每次回来都没有不吵得,现在没有了她也想开了,因为家中只有父亲一个人苦了,这要是把他气出病来就真完了。

  人间自有真情在,因为家中需要钱,所以我在母亲的应允下用了水滴筹筹了3万多,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现在很是感激那些帮助过母亲的人,当然这之后远离的人也特别多。母亲心里有点走不开,因为外面很多人都知道她的病了,她出去都是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我常开导她,她有时还自嘲自己是网红呢。

  但有的时候真的很难过。母亲有时会拉着我的手和我说“娘到时候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之类的话”我一个劲的回绝,但当她说出自己是癌症的时候我又沉默了。

  我希望“你伴我长大,我陪你变老这个愿望可以实现。” 同时我知道日子还要过,人还要往前走,看过世间的脸色也要看过人间的颜色。在这漆黑的夜晚之后到来的一定是黎明。

X

打赏支付方式: